Archive for 九月 2012

【Superman/Batman】交纏 (NC17有)

2012/09/30 § 0


冬天很冷,不過對Clark而言毫無影響。
現在Wayne宅邸起居室裡燃起的溫暖爐火和新鋪的絨毛地毯並不是為了他,而是為了它怕冷的主人。
今年的第一場雪下在昨日,鵝毛般紛飛的雪花在傍晚造訪世界,用一個晚上的時間向大地宣告冬季到來。
這幾天高譚王子沒有行程安排──距離聖誕節還早得很,這等於距離高譚罪犯們的狂歡日也還有好一段時間──前段時間正義聯盟才剛解決三個案子,阻止了一場由超級罪犯們聯手搞出的陰謀,他們想東山再起恐怕得等明年再來。
於是,無論是Superman還是Batman,是Burce還是Clark──謝天謝地在聯盟女性的幫助下他把那篇聖誕情人約會聖地和美食報導的特刊提早完成──都可以悠哉度過一個溫馨的銀白假日。
平常忙著在世界各地和宇宙間維持秩序,難得休假,兩人很有默契地只想窩在家裡什麼都不幹。

閱讀更多 »

【OTP30題】【雷神兄弟】Shopping

2012/09/24 § 0


「為什麼我非得跟你來不可。」Loki說。毫不掩飾臉上不屑與嫌惡的表情,瞪著走在他前方穿著沒品T恤──真的那東西上還寫著I L NY,那L個還用愛心替代──與牛仔褲的兄長。
Thor正一臉愉快地研究手推車的用法,那付興致高昂的模樣在Loki的記憶裡只會出現在發現一把好武器或一匹好馬,更或者,出現一個好敵人的時候。
他一點也不想知道現在Thor的表情是因為哪種原因,他也不想承認Asgared鼎鼎大名的雷神Thor會因為「上超級市場」這種事就興奮成這樣,顯然,Midgard的空氣會毒害人的智商。
「因為我們借住在Stark先生家裡,弟弟,總得有點禮貌。」終於弄清楚手推車如何運作的Thor自顧自推著車子站上手扶梯,理所當然──才不理所當然呢!
Loki無奈地跟上去,因為他脖子上可被綁著一圈咒文,從那裡有道無形力場延伸出去,就緊緊攥在Thor手裡,所以,Thor去哪他就得跟去哪,除非他願意讓刻在頸上的魔法文字直接將自己斷頭。
Loki從頭到尾臭著一張臉,看著他哥哥一邊哼著亂七八糟的歌,一邊對照那群傢伙今早開出來的清單,不斷從貨架上把東西放進推車裡。


「你簡直就像他們的狗,你知道,哥哥。」看看,鼎鼎大名的雷神被如此使喚。Loki的薄唇裡吐出輕描淡寫的諷刺,隨手抓下一罐巧克力醬,看兩眼就丟進推車裡。
「我們是夥伴,幫忙採買生活用品沒什麼使喚不使喚的。」當然聽得出弟弟沒說出口的話,Thor聳肩回答,把Hawkeye要的10包家庭號Oreo放進推車。他對Loki的毒舌早已免疫,畢竟他們可是兄弟,相處時間還比美洲大陸的壽命還長。
「這種小事Stark派個下人來辦就行。」Loki哼道,看看些紅茶脆餅好像還不錯,順手每種口味都拿了一包下來。
「我昨天自願的,來到Midgard之後我還沒有逛過超市呢。」而且聽起來非常有趣,Captain Rogers每次到超市都會帶回一堆有趣的東西。
說著,Thor盯著冷凍櫃的肉看了許久,「這些都不新鮮。」他蹙眉下結論,「為什麼Midgard人要把動物死屍冷凍分割再吃呢?」
Thor沒注意他的大嗓門已經讓周圍往來採購的人朝他丟來無數白眼。
而Loki自然是火上澆油,「你自己說他們都是食腐怪的。」
現在周圍的視線升級到怒火中燒和變態怪人等級。
可惜雷神仍然不覺有異,「我說過嗎?」他甚至沒有否認,反而詢問。
Loki覺得這樣搞下去實在無聊,於是扭頭往另外一邊走去,Thor緊張地隨便抓了幾包肉──清單上有,他還是得買,不管他覺得那些生肉有多不新鮮也一樣──跟著那穿著休閒服依然筆挺優雅的身影而去。
「別忘了咒文。」Thor一把拉住Loki的手臂提醒。
手臂被朝後拽住,Loki不悅地皺眉。瞪著Thor兩秒,魔法師用力抽回自己的手臂,「反正你都會追上來。」
他語氣生硬,但Thor卻開心地笑了。

【OTP30題】【雷神兄弟】Wearing each others’ clothes

2012/09/19 § 0


Hogun和Volstagg邊說話邊走過走廊──當然,大部份時間都是大嗓門的Volstagg在說話──沉默的黑髮戰士只是聽著,突然,兩人同時發現走在他們前方的雷神。
Thor的背影看起來有點怪。
一樣的金髮、一樣的挺拔背脊,但就是有點.....怎麼說呢?秀氣?
兩名戰士看看彼此,再看看他們總是健步如飛的領袖。顯然,Thor有什麼事情正在煩惱。
「Thor!」Volstagg快速上前,像平常一樣,大掌用力拍上雷神的肩背。
「喔!」令人意外的哀叫聲響起。
大鬍子戰士和隨後跟來的Hogun全都怔住了──這彆扭的聲音......是Thor發出來的嗎?
而隨後雷神那雙總是閃動正義坦率自信的藍色眼睛竟然露出怨憤陰冷不耐煩的神情瞪了不知道控制力道的大個子一眼,轉身一聲不吭地離開。
Hogun和Volstagg面面相覷。
「他吃錯藥了嗎?」Volstagg說。
Hogun不明所以地攤攤手。



Sif和Freya有說有笑地走在前往花園的路上。
她們很久不見,Sif自身為戰士而被肯定之後,經常跟隨使節團東奔西跑,Freya對於昔日好友的成就感到欣慰,但也因日漸疏遠的友情感到寂寞。
所以今日得空,Sif怎麼也要撥出時間來陪伴閨中好友。
兩位女神有說有笑,身後跟著長串侍女。
突然,身後傳來令人意外的呼喚讓兩位女神停下腳步。
「Sif!」
那聲線低沉細緻,緩慢說起話來的時候總是帶著絲滑的蠱惑。Sif對此再熟悉不過,不過今天這聲音裡多了開朗直爽,反倒讓她不習慣地打了個顫。
「Loki?」黑髮的女戰神朝聲音來處望去,向來對愛惡作劇的魔法師沒有好感的Freya也回頭。
在看到來人的時候,兩位女神同時愣住。
那個滿臉笑容、大步朝她們跑過來的人是誰啊?!
「L.....Loki?!」你被什麼東西附身了嗎?Sif這句話還沒問出來,就先被高大的黑髮魔法師激動地握住雙肩給了個擁抱,還附贈一個像是從陽光中撈出來的笑容。
「真高興看到妳回來了,待會我一定要妳好好說說這趟出使的趣事。」
Asgerd最有膽識的女戰神石化了。
接著,Loki轉向Freya。
他平常陰冷難以捉摸的綠色眼睛裡透著暖意,像上好的翡翠般溫潤晶瑩,深切地凝視金髮女神。
愛神Freya那瞬間竟然臉紅了。
「Freya,妳今天也一樣美麗。」魔法師用他平常精確操控魔法的修長手指優雅地托起一隻纖手,目光自始至終保持禮貌地注視著女神的眼睛,「希望妳有個愉快的一天。」
說完,那雙平常只會吐露惡劣話語的唇柔情地在Freya手背上落下一個親切又得體的吻。
Freya臉上的紅暈和恍惚的眼神透露出她快昏倒的訊息。
Loki似乎毫不在意自己做了什麼,他直起腰桿,向Sif爽朗一笑。「我還有事情得去找Heimdall,我們晚點大廳見。」
也不等女神回答,徑自轉身大步離開。
兩位女神站在原地,一人張大嘴瞪大眼回不過神,一人雙頰暈紅心花怒放滿臉羞澀。

再來發覺奇怪的還有Frigg。
眾神之后在前往房間的路上經過中庭花園,看到一群侍女正圍著什麼人笑成一團。她好奇地多看兩眼,卻看見在眾女包圍中的身影竟是她向來沉默疏離的小兒子。
Loki與侍女們有說有笑、開懷大笑的樣子,眾神之后揉了揉眼睛,懷疑自己看錯了人,要不然就是這段時間太過忙碌以至於沒有時間冥想才會出現這種幻覺。
這時,二王子已經告別侍女走回建築物裡,Frigg則繼續往前走。
她途經迴廊的時候,看見對面通往藏書室的走廊上走著一個金髮的高大身影。那人懷裡抱著一疊書,攤開一本邊走邊看,眉頭緊鎖,顯然相當專注。
Frigg很沒形象的張大嘴,看著Thor走到轉角、身影消失在視線中。即便如此她的嘴還是闔不起來。
「吾后?」經過的侍女一臉疑惑地看著眾神之后。
神后好不容易回過神,甩甩頭、閉上嘴。
「......我一定是太累了。」她說。打定主意回房之後一定要好好睡一覺。

「說真的,弟弟,你有沒有看到Heimdall那張臉?」當晚,金髮雷神盤著腿坐在他弟弟的大床上,身上還穿著Loki的長袍和外衣,但舉止粗魯,看得躺在旁邊的衣服主人不悅地瞇起眼。
「你差點被Heimdall視破了還那麼開心嗎?」Loki說,從側臥翻成正面,雙手擱到腦後,變換姿勢時手肘惡意地頂了兄長一下,「你到底要穿著我的衣服到什麼時候?」
他卻忘了自己身上也穿著Thor的衣服,便於行動的貼身上衣與長褲勾勒出他勻稱的胸膛和大腿肌肉。雖然不像Thor那樣渾身充滿有力肌肉,但向來給人斯文印象的二王子衣服底下,還是有付緊實的好身材。
「明明是你要我幫你測試你的魔法。」Thor抱怨。
Loki白他一眼,「但沒叫你頂著我的臉招搖撞騙。」
「喔,別這麼無聊嘛,弟弟。」Thor挨過去,手掌搭上弟弟肩膀,「你該看看他們的表情,真是太有意思了。」
看看擱在自己肩上的手,就算他的肩膀並不纖細,在雷神手下看來仍是那麼脆弱。
Loki輕哼一聲,甩開兄長的手,又轉過去側躺。
「Loki?」Thor叫了一聲,聽弟弟沒有反應,又搖了搖他的肩膀,「Loki,弟弟,你生氣了嗎?」
Loki被他叫得煩了,語氣不善道:「別搖,我頭暈。」
Thor聞言,悻悻然收手。「如果你真的很在意,我道歉,Loki。」
每次都是這樣。Loki想,聽著背後兄長放軟的聲音,他看都不用看就能描繪出那張臉上的表情──擔心、歉意、寵溺,也許還有一點點不明所以......
背對Thor的魔法師斂下眼眸,試圖平復自己心口湧起的柔軟。
「Loki,我......」
雷神還想說些什麼,卻被魔法師打斷。
「我沒有生氣。」Loki說,回過頭來給了他哥哥一個惡劣的微笑,「只是在想明天你要怎麼跟Freyr解釋他妹妹的事情。」
「什麼?」Thor一怔,隨即叫了起來,「喔,我的天,Loki,你用我的臉做了什麼?」
「我?有嗎?我怎麼不知道我做了什麼?」Loki一臉無辜,「別忘了今天的Loki是你,哥哥。」
「你知道我不是說那個──」
「誰知道你是說哪個?」
「Loki!」
聽著雷神氣極敗壞的怒吼,Loki哈哈笑著跳下床,避開Thor抓過來的手。
「給我回來!Loki,你給我解釋清楚!」
「我說了,誰知道你做了什麼?」
「Loki!」


END



明明應該是交換穿衣服的結果被我寫成身份交換惹啊啊啊(抱頭) 
不過打打鬧鬧的兄弟好開心喔~~~

【OTP30題】【sherlock HW】On a date

2012/09/18 § 0


「什麼?」John瞪大眼睛。他剛才絕對是聽錯了。
而他的大偵探一臉完全看穿他小腦袋裡那些愚蠢想法的表情看著他,重覆。「A date,周末晚上,我們兩個,醫生,你的耳朵沒問題,腦子也沒壞,除非你現在高燒神智不清,有嗎?」
John不知道應該是要先就Sherlock這番言論發個脾氣還是應該先為那兩個他以為這輩子都不可能從Sherlock‧不解風情‧Holmes嘴裡出現的那兩個字訝異一下。
最後,醫生決定放棄。
「好吧,我知道了,這次是為了哪個案子?詐欺律師那件?」他早該想到這個可能性的。
「什麼?」這回輪到偵探蹙眉。「什麼案子?」
醫生一怔,真正開始感到意外,不過隨即失笑搖頭。
「......說真的,Sherlock,你真的清楚約會的意思嗎?」
Sherlock一臉受到冒犯的樣子。「這問題太荒謬了,我當然知道!」
John挑眉,「真的?」
Sherlock咬牙瞇眼,「我會讓你知道,清清楚楚、親身體驗。」
醫生差點笑出聲來,但他還是努力繃著臉,擺出嚴肅的樣子。
「那好吧,我拭目以待。」




於是當天晚上,他們換上正式服裝──Shrlock要求,而John對此則不得不承認他有些意外──前往一間高級法式餐廳用餐,菜單全法文的那種。
「Mycroft?」
「什麼Mycroft?」偵探從菜單後抬起頭來,灰色眼睛裡寫滿聽到反感詞彙的不悅。
「拜託,Sherlock,這不像你的風格──」John攤開手指指四周,「所以對於你尋求了別人的建議顯然是個合理推測。」
「喔,所以你現在會推理啦。」Sherlock沒好氣地哼哼。「不常使用不代表不了解,醫生。」頓了下,偵探小聲嘀咕一句,繼續看菜單。「我才不需要那死胖子幫什麼忙。」
「你說了算。」John無所謂地聳肩,心裡卻偷笑。
「既然你那麼自在的話,何不幫我順便點了算了。」John把自己的菜單闔上推到一邊,「你知道我不會法文,既然是你請客,那就你做主。」
Sherlock瞥了他一眼,沒做多餘的表示,揮手叫來侍者點餐。
John看著Sherlock用流利的法語和侍者交談、詢問酒單,看似流暢,但從那傢伙繃緊的下巴看來,醫生知道偵探現在拘謹到極點。
好吧,他得承認他挺享受這個的,尤其他相當清楚真正的原因。

Lestrade在他們的周三啤酒之夜向他全盤托出Mycroft和Sherlock之間的打賭,探長也承認他也忍不住在裡面火上澆油了一番。
「你可不能怪我,John。」Lestrade說,向他搖了搖啤酒杯,「你該看看他那時候的表情,我告訴你要把Sherlock激到那程度可不容易,現在我們抓到把柄了。」
說完,探長對他舉舉酒杯,眼裡的弦外之音曖昧得讓醫生大笑起來。
通常狀況下,他不會允許他人對Sherlock過份的捉弄,因為那代表他得花更多心力才能安撫好難搞的偵探──除非他也有點樂子可找,喔,那狀況就不一樣了。
「所以你們鼓動他約我出去?」
「不,我們是說他絕對沒辦法搞個像是正常人一樣的約會。」
「他沒吐槽你們那個『正常人觀點』嗎?」
「當然有,但你知道,Mycroft。」好探長意有所指。
「明白,Mycroft。」醫生喝了口酒。

所以。
看著對面一臉裝模做樣的模樣,John在心裡偷偷笑著。
醫生執起紅酒杯,作勢乾杯,Sherlock也拿起杯子,但一臉狐疑地盯著笑得詭異又得意的醫生。
「怎麼?」
「沒什麼。」John聳肩,抿了口酒。
正如Lestrade所說,這機會可不常有。那麼就好好享受吧。



END

【書籍】千禧年三部曲心得

2012/09/16 § 0



書名:千禧年三部曲

出版社:寂寞出版社

作者:史迪格.拉森


這套書是我買了很久但一直都沒有翻開來的書,曾經有幾次打開第一集,但都因為過度冷硬且緩慢的開場節奏而再次擱置。
直到很久植後的現在,連討論、電影的熱潮都過去之後,因為一些生活上的轉變,突然有了大量的空閒,我才開始重新閱讀這套書,也開始覺得真是太可惜了,沒有早一點看到這麼好的作品。不過單純作為一個讀者而言,我覺得幸運的是不管什麼時候看到好作品,它永遠是非常好、而且不會影響我享受它的美好這樣的感覺。

下面有一些個人胡思亂想的分集心得~沒有捏很多內容,不過因為可能和自己的閱讀心境有關所以有點黑,下面還是請慎入!!

最後告訴大家,這套書真的很好看!!!!!!
大家不要被第一集騙了,一定要看完第二集噢!!!它真的是一部會讓你忍不住一直往下看的故事。


閱讀更多 »

【OTP30題】【雷神兄弟】Cuddling somewhere

2012/09/13 § 0

Thor偷偷摸摸溜近他弟弟的窗台下。
房間裡一點燈光也沒有,但他知道Loki還沒有就寢。Loki從小就怕黑,睡前若不留一盞燈,他就會整夜翻來覆去難以沉眠。
「太暗了,Thor,我覺得有不懷好意的東西在黑暗裡凝視我。」在他們還共用同一個寢宮的時候,那黑髮的小小孩子會拉著他兄長的手,用他在黑暗裡依然閃亮的綠色眼睛勾起Thor的憐惜。
然後Asgard向來粗魯暴躁的大王子會用他鮮少的溫柔將瘦弱的男孩拉進懷裡抱著。
「別擔心。」Thor向來不怎麼會說安慰人的話,他說來說去總是那一句,「我會保護你,弟弟。」
但他們長大、有各自的寢宮之後,Loki似乎就不再需要他哥哥把他從黑暗中拯救出來──也或許是因為Loki從不會忘記在睡前為自己留一盞燈,驅逐那讓他不安的黑暗。
Thor撿起一顆石頭丟向窗戶。
房裡沒有任何動靜。
大王子沒有氣餒,他撿起三顆石頭,咚咚咚地連續丟出去。
但房裡依然沒有動靜。
「Loki!」Thor有些不耐煩了,他低聲叫道,再丟一顆石頭,這次用的力道大了些,在玻璃上敲出響亮的聲音。
「Loki!」他又叫,看房裡的人仍然沒有開窗的打算,他低頭四下看看,找到一顆和他拳頭差不多大小的石子。

 
Thor拾起它,舉起手準備丟出去時,窗戶驟然打開了。
大王子急忙收手,對著從房裡探出來的那顆黑髮腦袋露出大大的笑容。「Loki!」
Loki瞪著站在窗下傻笑的哥哥,一張蒼白的面龐面無表情,只有眼神透出怒火。
「怎麼?現在你要打破我的窗戶,換我再加兩天禁閉嗎?」他語氣冰冷。
Thor沮喪起來,「我沒有這個意思,Loki,我很抱歉讓你一個人接受懲罰,那是我們一起闖的禍。」
Loki哼一聲。是啊,他們一起闖的禍,看似如此──但Odin清楚,眾神之父非常明白,是他慫恿Thor的。
這禁閉是給他的警告。Loki清楚的很──但顯然有個人到現在都還沒搞清楚狀況。
他又看了眼忐忑地像是等待主人命令的小狗的哥哥,斂下眼底的複雜。「進來。」他說。
等Thor七手八腳地爬上窗台、從打開的窗戶縫隙裡──Loki顯然是沒想到要給他哥哥留個大點的空間,Thor這麼想──艱難地擠進房間裡,Loki一臉怪異地注意到兄長好像包著什麼而鼓起一大塊的胸口。
「那是什麼,Thor?」
「喔!」Thor高興地說:「我給你帶了一些東西,弟弟──可以點個燈嗎?為什麼你沒點燈?你不是很怕黑嗎?」
Loki嗤笑一聲,「真好笑,老哥,我從來沒怕過什麼。」說完,黑髮的二王子轉身點亮桌上的燭臺。
溫黃燭光柔柔燃起,為站在它前方那人的削瘦身體邊加了一圈光暈般的輪廓。
Thor看著浸染在光芒中的Loki,有些疑惑。但他想,也許Loki長大了。所以,以前小小的、軟軟的,會怕黑的Loki現在不再怕黑了。
Loki回頭就看見他哥哥擺出的奇怪表情,那張英俊陽剛的臉皺了起來,眼睛裡閃著失落──說真的,那表情若由Loki做出來絕對能把楚楚可憐詮釋得再傳神不過,但Thor?
「你那什麼怪臉?」Loki嫌惡地蹙起眉。
「什麼臉?」Thor不解。
Loki聳肩。現在又恢復平常的蠢樣了。他口氣冷淡地提醒兄長,「你說你帶了什麼東西給我?」
「喔!對!」
看著Thor手忙腳亂的解開他綁在胸前的那包「東西」,Loki原本興致缺缺,卻在看見被哥哥掀開明顯是他從寢宮窗簾扯下來的布後露出詫異神情。
「......那是母后的寶匣嗎?」Loki不敢置信,而待Thor打開寶匣,他更瞠大眼,「我的天......你拿眾神之后的寶匣裝烤牛腿?」
──這可真是......Thor的作風。
「我想讓你吃熱騰騰的食物。」Thor理所當然地說。「我知道你兩天都沒有吃什麼東西了,我知道你氣父王偏心,可是你不能和自己的身體過不去。」
被Thor那雙藍天般的眼睛誠摯地盯著,Loki心裡頓時湧上厭惡。
──不,我並不氣父王。
他斂下眼。「我討厭牛肉。」
Thor一臉不予置評。「你太挑食了,小弟,你就是不愛吃肉才會這麼瘦。」
「......我可不瘦。」
「鬼扯,你看看我。」說著,Thor得意地秀起他的二頭肌。
Loki擺出一副「那又如何」的模樣,「真正的力量跟你的手臂有多粗沒關係,老哥。」
Thor聳肩,「動腦的事情有你在就好了。」
Loki一怔,但他的停頓既不顯眼又迅速平復。「你遲早有一天會被你的愚蠢打敗,哥哥。」
Thor依然不在意,「快來吃吧。」他朝弟弟招手。
猶豫了一下,Loki還是把手交到那雙朝他伸來、大上一圈的手掌中,讓Thor拉著、領他坐到床邊的地毯上。
Frigga的魔盒放在兩兄弟面前,Loki伸手在裡面翻撿,噘著嘴,表情有些無奈。
他哥哥還真的沒有裝進一片菜葉,整個盒子滿滿的都是肉塊。
油膩膩的、看起來亂七八糟的肉塊。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這些烤肉是誰切下來的。
「你甚至連刀叉都沒拿嗎?」Loki忍不住抱怨。
「那多麻煩,直接吃不就好了?」說著,Thor拿起一塊肉,用手撕成小塊送到Loki唇邊。
Loki睜大眼睛瞪他。
但大王子顯然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捏著牛肉的手又往弟弟唇邊湊,醬汁混著油脂沾上了Loki的唇,讓他不快地擰眉。
但Thor彷彿火上加油似的用勸孩子的語氣說:「乖,張嘴。」
Loki狠瞪他一眼,不客氣地真張嘴用力咬下,舌頭從Thor指尖捲走肉塊,但咬住哥哥手指的牙齒毫不放鬆,直到Thor痛得連抽兩下,他才終於鬆口。
Thor半委屈半不悅地瞪著他的弟弟,實在不懂自己又做了什麼惹Loki不快。
但見Loki一臉惡作劇得逞後無比快意、對他露出得意洋洋笑容的樣子,Thor也只能無奈撇嘴,把被咬疼的手指放進嘴裡舔了兩下。
「痛嗎?」Loki突然問。
Thor狐疑地看著莫名其妙顯露關心的弟弟。
「讓我看看。」Loki伸出手,語氣平穩。
Thor有些防備,但停頓幾秒,還是把手伸給Loki。
Loki握著Thor比他寬、甚至比他厚上一倍的手掌,目光掃過那根強健的食指,不算修長也不算漂亮,但Thor骨節分明的手指,就是透出一股力量──無堅不摧的力量。
他盯著被自己咬得有些發紅的指節看。
那上面因為沾了自己的唾液還有Thor自己剛才舔過而濕潤發亮。
鬼使神差的,他低下頭,用自己的唇觸碰那泛紅的地方。
唇上傳來冰涼的觸感。
他愣住了。同時也透過手裡的感覺知道Thor也僵住了。
這個動作停頓了好幾秒,Loki才慢慢抬起頭。
「雖然我不是母后,沒有治療的神力。」他說,聳肩歪頭的樣子再自然不過。
Thor還是呆著,但沒過多久也回了神。
Asgard的大王子向以往一樣笑著,拍了拍他弟弟的頭。


--end--


最近的閱讀

2012/09/02 § 0

終於稍微有精神能夠來整理一下最近的狀況了。

這個禮拜.....或者該說是這個月發生了不少事情,原本進行中的計劃被天翻地覆地打亂了,其中最重要的改變就是我換了新工作,然後從長達三個月的假期中回到繁忙的台北。

這一個禮拜我幾乎都花在適應新工作與應該要有的生活步調,然後當然也抽空看了不少書、接觸影集什麼的。

新工作的好處就是我有更多閒暇的時間可以思考,之後創作步調也會回歸正常,不過我覺得我應該會更努力在網路連載的部分,之前成書的時間給了自己太大壓力,沒有辦法好好思考故事是我很遺憾也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的事情....所以新生活新改變就從這裡開始吧!!(握拳)

希望大家之後也可以多給我一些看法或意見噢(這句話不知道說了多少次了TAT)

然後下收一些最近在追的影集....(除了小白領=W=那個我得另開專區來廚惹XDD)


閱讀更多 »